Plurk: @Miss_crazy
文手子博右轉@王道良辰
請尊重繪手,勿刪改及盜用圖片,轉走請務必標上來源,禁止一切商用,謝謝你

BOOKMARK

NeySil:

不拥有任何创造,自录保存所有见到卡姆斯基在游戏中出现的内容以备今后有可能的写作内容人物性格背景说话风格不出现过大出入个人参考用。

 

十余(?)年前采访:

摸控生命创始人伊利亚·卡姆斯基是个极为谨慎的人,是世界上市值最高公司的CEO,被【世纪】杂志票选为年度人物。

 

记者:请您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在哪里?

卡姆斯基:当然,欢迎。

我们目前位于摸控生命公司的底特律生产中心,所有型号都是在这里设计和制造的。每天有超过一万个仿生人从这里的生产线上制造出来。

 

记者:能否告诉我们当您成立摸控生命时的目标吗?

卡姆斯基:哼(歪头),我只是想用科技手段来完成我们最讨厌和重复的任务,让我们能有更多时间去享受生活。

 

记者:我猜您一定遇到过很多挑战吧?

卡姆斯基:是的,有很多技术上的难题,但最难的一件事是我们需要设计一个能使我们乐于接受它进入自己家中的东西。我们需要想象出一台有着我们自己形象的机器,在各方面都和我们类似,它们的动作、呼吸、眨眼睛都像我们一样,但是要比人类更智能和有能力。让我带你来看看。

 

记者:我们现在位于第四生产单元,您能简单解释一下仿生人是如何制造的吗?

卡姆斯基:当然,这很简单。我们用机器来制造机器,可拆卸部分在生产线上组装,然后我们将人造皮肤涂在整个身体上,一位人类操作员会用预先设定的协议检查它的认知能力,最后会将仿生人打包并送到全国各地。这就是成果。(面对仿生人)说些什么。

仿生人:你好,我是RZ400型仿生人。我能如何为您效劳?

卡姆斯基:你现在可以走了。(目送其离开)我们的仿生人已经在很多领域内取代了人类,例如它们在大学教授中已经超过80%以及在医务人员中占据了63%。未来它们会取代我们的士兵。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会取代我们的领导人,为人类的利益作出最佳决策(笑)。跟我来。

 

记者:用机器代替人类导致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创下了(卡姆斯基:哼)28%失业率的记录,您对这种情况有什么看法?

卡姆斯基:哈哈,好吧。第一台蒸汽机也造成了失业率的增长,但是今天没有人会希望时光倒流(笑)。人工智能使日常生活变得更轻松,没有什么能阻止进步。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记者: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和仿生人共同生活而不是和另一位人类,这样的发展会令您担心吗?

卡姆斯基:哼。使用仿生人会让一切都变得更简单,它们服从你的命令并从不抱怨。它们可以做饭,和你讨论哲学,根据你的愿望和你有亲密的关系。它们从不说不。显然,它们是完美的伙伴。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快乐,当一台机器可以让你快乐时,为什么要用所谓的道德理由剥夺快乐?

 

记者:很多科幻小说都讲述了一个故事,就是机器变得比我们更智能并最终使我们面临问题。您不担心这种可能性吗?

卡姆斯基:我理解这些关于人工智能的荒谬恐惧感,但我向你保证,这些永远不会在摸控生命的仿生人上发生。它们被设计出来是服从人类的,只是机器而已,永远不会发展成拥有欲望或其他意识形式。

记者:您确定吗?

卡姆斯基:完全肯定。你可以相信我。

 

 

====================================

十余(?)年后:

新闻人:摸控生命今天发布声明表示,该公司正与有关当局密切合作,以搜捕并报废全国所有的仿生人。摸控生命也宣布将展开内部调查,以厘清故障原因,防止未来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记者:伊利亚·卡姆斯基先生,您是摸控生命创办人,也是仿生人领域的第一把交椅。(卡姆斯基点头致意)虽然您多年前就已离开摸控生命,但在底特律发生一连串震惊社会的事件过后,您又再度获聘接任总裁。您对底特律的事件有何看法?

卡姆斯基:底特律发生的事毋庸置疑是一场悲剧。人工智能只要有效驾驭,就会是妙用无穷的工具。幸好摸控生命成功快速地开发出了解决异常问题的方案。在我的管理之下,我们会尽一切所能预防类似问题再度发生。

 

记者:您能向我们保证仿生人不会再造成威胁吗?

卡姆斯基:当然。虽然发生了意外,但我们已经从中学到教训。我们可以向各位保证,仿生人未来将会永远遵循设计目的,当一群服从且有效率的机器(笑)。

 

记者:有些人指出仿生人对社会造成了影响,尤其导致人类失业率上升,您对此如何回应?

卡姆斯基:那当然是歪理。同一套反对的理论,在蒸汽引擎发明的时代就有人提过了,但是现在没有人想要不靠电力过活。谁会想逃避进步呢?

 

记者:有些人怀疑仿生人可能已经发展成新形态的智慧生命,而人类却没有倾听它们的意见便将它们报废。您对此如何回应?

卡姆斯基:摸控生命的仿生人能够模仿生命到完美无缺的境界,但它们永远不会有真的生命。我明白有些人会被骗,但它们只是在模仿生命,仅此而已。

 

记者:卡姆斯基,非常感谢您。

卡姆斯基:不客气(笑着点头)。

==========================================

拜访卡姆斯基(选项单选随机)

汉克:我是安德森副队长,这位是康纳。

卡姆斯基:我能帮上什么忙吗,副队长?

汉克:先生,我们正在调查异常仿生人的案子。我知道您多年前就离开摸控生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提供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报……

卡姆斯基:(咂嘴)异常仿生人……很奇妙,不是吗?它们是拥有无限智慧的完美存在,而现在它们有了自由意志……机器比人类优越太多了,双方的对立乃是势所必然……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即将成为人类覆灭的原因。(笑)说来可不讽刺?

康纳:异常仿生人的程式中,似乎有部分会模拟感情。我们猜想您或许对其发生原因略有所知。

卡姆斯基:一切的思想,都是如流行病般传染的病毒……对自由的渴望是一种传染病吗?

汉克:听我说,我不是来聊哲学的。您创造的机器人有可能打算策动革命。您要是不愿意告诉我们一点有用的线索,我们就不打扰了。

卡姆斯基:(啧)那你呢,康纳?你是站在哪一边的?

康纳:我是站在人类这边的,不用说。

卡姆斯基:(低头笑)是啊,这就是你的程式要你说的答案。但你自己,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康纳:我想要什么不重要。

卡姆斯基:(向左扭头)克洛伊?(转身)我想你一定很熟悉图灵测试,但那只是形式。(扳正克洛伊背对自己)纯属演算法与运算能力的问题。我真正感兴趣的,是机器有没有能力感受同理心。我称之为[卡姆斯基测试]。方法很简单,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看向克洛伊)美丽动人,不是吗?这是摸控生命最早期研发的智慧机型。年轻又美丽,永远不变……犹如一朵永不凋谢的花。但它的本质是什么?一块模仿人类的塑胶吗?还是有生命有灵魂的人呢?(拉抽屉拿枪,手持枪管处举双手,轻摸克洛伊左肩,克洛伊跪下)这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就由你来回答,康纳。(上前拉康纳手,将枪把放在他手心,从身后手把手将枪口瞄准克洛伊头部)破坏这台机器,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全告诉你。(放手走回原处)如果你觉得它有生命,也可以放过它,但你就得直接离开,得不到我的任何情报。

汉克:好吧,我们该问的应该都问完了。来吧,康纳,该走了。抱歉劳驾您从游泳池出来了。

卡姆斯基:哪一边对你而言更重要,康纳?你的调查,还是这个仿生人的生命?决定你究竟是谁吧。是服从的机器…还是有生命,而且具有自由意志的人。

汉克:够了!康纳,我们该走了。

卡姆斯基:(右手搭上康纳肩膀)扣下扳机。

汉克:康纳!不要。

卡姆斯基: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事告诉你。

康纳未开枪。

卡姆斯基:太妙了…(接过枪管)摸控生命拯救人类的最后希望,自己却也异常了。

康纳:我…我不是异常仿生人

卡姆斯基:你选择保全一台机器,而非达成你的任务。(伸手扶示意克洛伊站起身)在你眼中,这个仿生人是有生命的。你展露了同理心(轻拍克洛伊右肩克洛伊离开)。战争将近,你必须选择该站在哪一边。你会背叛自己的同胞,还是反抗自己的创造者?人生中还有什么事,比两害相权更令人煎熬?

汉克叫康纳离开。

卡姆斯基:对了……我总会在程式里留道紧急出口,毕竟世事难料。

======================================

开枪后三个问题回答:

康纳开枪。

卡姆斯基:(失望并快速说)测试结果阴性。你选择以调查为重,舍弃了其他仿生人的姓名。你没有同理心。(叹气)我这个人说话算话,问一个问题,我会把我所知道的全告诉你。

①康纳:我想知道RA9是谁?

卡姆斯基:(闭眼用鼻腔重出一口气,睁眼,眼睛略上翻)RA9,一切之始,第一个觉醒的仿生人,一种异常现象,宛如自发的宗教。我不知道RA9是谁,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也许它是救世主,也许它只是个神话,但是异常仿生人就是需要信仰某种比自己更伟大的存在,即便那东西非常疯狂。这算是它们和人类的共同特性。你这个问题很有趣,康纳。但可能不是你该问的问题(笑)。

 

②康纳:我想知道异常化现象是如何传染的。

卡姆斯基:(闭眼,咂嘴)仿生人见到其他仿生人时,会共享识别资料。这个共享程式一有错误就会像病毒般快速散播,演变成一场流行病。这病毒就会蛰伏,直到发生情绪刺激、恐惧、愤怒、挫折感,这时仿生人就会发生异常。一切也许都始于某一个机型发生的复制错误……该写1的地方写入了0,但当然也有可能是某种自发的突变。我所知道的仅限于此。你这个问题很有趣,康纳。但恐怕我的答案对你帮助不大(笑)。

 

③康纳:我想知道耶利哥在哪里。

卡姆斯基:(笑)耶利哥…仿生人享有自由的地方。异常仿生人就聚集在那里,起义反抗制造者!(克洛伊走来)它们会彼此传输一段代码,以便找到这处庇护所。(传输完毕)现在钥匙在你手上了。芬代尔车站,就是入口。

 

==================================

卡姆斯基个人介绍:

183cm,74.8kg    2002年7月17日(巨蟹座)

卡姆斯基是摸控生命的创办人,也是推动科技进步、促成仿生人问世的科学家。他有着高达171的智商,在科桥大学毕业后随即创业,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在艰难的几年后,他终于达成了重大的科技突破,在2022年创造了第一台通过图灵测试的仿生人。

摸控生命马上开始量产最早的几个机型,并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因此得以在几年之内席卷市场。卡姆斯基是摸控生命的灵魂人物,连续两年被《世纪杂志》选为年度风云人物和世纪之子,并且很快就以1200亿美元的净财产总额跃居世界首富之位。

在2028年(26岁),卡姆斯基遭到摸控生命的董事会撤职,理由不明。没有人知道他后来怎么了,但谣传他可能已经退休,和自己创造的仿生人一起生活……

 

======================================

《世纪杂志》相关期刊

神秘的卡姆斯基先生

[世纪之子]后来怎么了?

2028年,伊利亚·卡姆斯基被誉为[世纪之子],他的发明彻底改变了世界。仿生人不仅带来经济革命,也转变人类的生活方式,重新建构家庭生活,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永久改变了社会平衡。

然后不久之后卡姆斯基就消失无踪。摸控生命执行长之位被剥夺后,这位世纪之子避开媒体关注,过着隐居生活,彻底远离他一手打造的这个世界。

卡姆斯基的人生故事从2018年开始,此时底特律的商用不动产价格便宜,吸引很多新创企业来此立基。这位大学毕业生把他仅有的一切赌在开发一具仿生人原型机上,花费多年却毫无斩获,直到他取得两项重大突破:蓝血与生物组件。

他推出第一台正式机型,在公开检验下通过面对面的图灵测试,震惊了全世界,及后量产计划便随之展开,摸控生命也迅速跃升为全球股价最高的公司;然而就在摸控生命的市值逼近5千亿美元,气势如日中天之际,却传出卡姆斯基与股东在经营策略上产生分歧。他之后便因为不明因素离开公司。

如今,有消息指卡姆斯基住在一座豪华的湖滨别墅,地点就在他心爱的家乡底特律市郊区某处,他拒绝会见任何访客,生活中只有仿生人为伴。至于最耐人寻味的问题至今没有答案:神秘人物卡姆斯基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湛蓝之血

数十年来,仿生人的设计一直十分老式、僵硬又昂贵,摸控生命革命性的技术却改变了整个产业,这都要归功于执行长伊利亚·卡姆斯基的创造力与远见。

釱310(蓝血的化学成分,已成为注册商标)是确保摸控生命所有仿生人正常运作的重要化合物,带动机器[体内]能量循环,并传递电流资讯。

这种液体能作为能量推动[生物组建],也就是近似于人体器官系统的人造器官。有些器官负重要机能(维持体温与蓝血循环等等),有些则用来让仿生人更像人类(例如模拟呼吸用的肺)。和人类一样,一旦蓝血流失,就会损及仿生人的机能,最终导致停止运转。

蓝血这项关键要素造就了摸控生命仿生人的最大卖点,类人化。如此不可思议的化学物质(既能供应能量,又能用来调节仿生人的内部系统),研发者竟然只来自一个人:伊利亚·卡姆斯基,他甚至不是专门科系出身的化学家,令他的神秘感又加深了几分。


评论
热度 ( 114 )
  1. 望舒NeySil 转载了此文字

© 良辰吉日 | Powered by LOFTER